2013-02-02@Derive Art + Cafe Amarcord  

的確是件難事


但如果一這麼的放著不管,也許有一天就會完整地失去了


今天偶然讀到的話,大意是......

我是不愛拍照寫字的,拍照和寫字只是一種抒發,不寫也不行的

這樣。

以前的自己總焦慮的,對於外在事物的不認同不理解,常常無法融入群體總是困擾的,每每每天都像是擁有人形外表的實體,實則找不到自己,在自己所編織出的世界和他人的世界尋求平衡

編織的世界是美好的,沒有背叛也沒有混亂,是快樂且安詳的
可人生總不簡單,總要一個個的特別成為一個個相同
但是如何才能相同?
或許是要試著了解,或者是要全盤拒絕
在摒棄編織的世界後,似乎是接受也被接受了,可心裡總缺了一塊
一塊過去已找不回的自己了

 

這是否就是一種成熟?

 

  

創作者介紹

J小姐

Miss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