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博客來

對於「我是誰?」這個問題,生長在台灣的我可從沒苦惱過。國小的社會課曾經要求班上的每一個人寫下自己的籍貫,當時的自己就苦惱著自己倒底要寫下那一個城市才好; 常常心裡總覺得自己的祖先大概是從中國過來的,因為自己長的就不是原住民的樣,沒他們那樣美麗的眼睛,但是自己的父親、母親,再上至父、母親的父母親,可都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所以,也有可能是平埔族。只是當初父親對於自己不斷的詢問之下,只對我感到厭煩,最後只叫我走開,所以關於「我是誰?」這件事,也就不了了知了。也因此在當年不懂事之時,在社會課的功課上,最後寫了上「員林」這個地名,只因為我在那裡的醫院出生。


閱讀阿潑憂鬱的邊界之時,她所到之地,對於「我是誰?」這件事,可有很大的爭議。她所行經的越南、柬埔寨、寮國、印尼、泰緬、新加坡、沖繩、韓國、中國….等。這些國家裡的「華人」,因為歷史上的數場戰爭,而從一地移居到另一地,而這些人,成了台灣人說稱之「華僑」,然而,對他們來說,台灣或中國是否才是他們真正的家,而不是現在所居住之東南亞諸國?

在書中其一章節-越南:邊界的誤會-中,阿潑所說「直到跨越國界,我這個天真的島國國民,才清楚曉得『我是誰』這件事的意義不在於『我』,而在於我和他人之間的關係的連結與不連結。」我們常常覺得,自己手上拿了什麼樣的護照,在某個特定的地方生活,因此,我們便是該地的人了,但卻顯少反過來思考,自己的認知是否同為他人對自己的認知呢?


生長在台灣的我們,除了小學社會課外,不多人懷疑過自己是否為台灣人這件事,但對於我們所認定之「海外華人」來說,這問題可能是家族的問題。

在-越南:他人的戰爭-中,阿潑所說「『華』(Chinese)這個字,充滿太多歷史情結和認同意義,這個英文字可以是形容詞,形容文化,也可以是名詞,作為『語言』。對外國人來說,理解『華』這個字所附有的文化歷史意涵,就像叫他們辨認象形文字一樣困難。」

華,這個字,包覆了太多的歷史和故事,對那些居住東南亞的的「華人」來說,「家」的定義,是隨著世代在改變的。也許是祖父輩當年因為戰爭而逃難到了他處,在他處落地生根,在第二代之時,對於父親的「祖國」只是地圖上的一個地名,更別說是到了第三代或是第四代了。然而,這些人他們的外表,始終是個「華人」的樣貌,處在東南亞國家的他們,即使在當地土生土長,也認定自己目前所居住的地方為他們的「祖國」,可他們自己的「國家」卻不是如此地看待著他們的;他們的身份證上,永遠也抹不掉的「中國人」這三個字,對他們來說,中國像是遙不可及的「外國」,但自己的「祖國」卻是不停地提醒自己,「你不是我們國家的人」最後,他們哪裡人都不是。


在-緬甸華人:哪猚是我的國家?-中,阿潑如是說「『不過,你問我父執輩的人是哪裡人呢?他們會說雲南』小馬輕輕笑著,對這些人來說,國家概念太抽象,他們認的是自己的土地,感嘆的是回不自己的家,『最終,他們哪裡人都不是。』

 

本文同步發表於aNobii

 

創作者介紹

J小姐

Miss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