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博客來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買下這本書,雖然說以前也是看了幾本村上春樹的小說,但一直以來也都沒有強烈的喜/惡感,稱不上喜歡,也稱不上討厭,這種感覺大概就像是書中的主角-多崎作一樣吧!

沒有鮮明的個性,學生時間的課業成績也很普通,沒有特別擅長的事情,唯一能夠說出有感覺的事物,大概就只剩下車站而已了吧!

這樣平凡的作應該也是能擁有平靜的人生吧!然而,故事總不是這樣進行的。

這本書是在回顧作的過去,在作的高中時期所發生的事情而帶給他後續的種種影響; 第一部分開始,作講述了他高中時的記憶,曾經互相調合的五人團體,每一位角色的特徵與個性,以及他們是如何相遇與相惜直至最後瓦解與崩裂,作的人生在大二那年從團體中被捨棄,從此他的人生只剩下如何死去的念頭。命運是捉弄人的,當生命中出現了密不可分的情感關係,不管是愛情、親情或友情,一旦緊緊扣上了,2個或多個則成了同一個生命共同體,彼此和彼此緊緊相連,如果那天,不小心出了差錯,讓這樣的共同體失衡了,便是毀滅的開始。

作就是這樣地走向死亡的。

濃烈的情感是多數人青年時期的共同回憶,不同的地方在於如何去面對失去後的獨身生活。當我們開始離青少遠去,才是真正成長的開始; 當我們的生活周遭不再是夥伴的相伴之時,才是自我追尋的開始。

作在成年之後,遇見了沙羅,向她述說他的過去,也是因為沙羅,作決定誠實的面對自己,也面對過去,一個讓他痛苦萬分只剩下死亡的過去。

第二部分開始,作回到故鄉-名古屋,在這他拜訪了5人團體中的藍仔和紅仔,在這樣的久別重逢之後,生疏是難免的,但也不至於無話可說,短暫談話之後 ,作也能感受到了藍仔和紅仔已經和高中時不同了,青年時期的個性和志趣已和現在作眼前的人完全不一樣了。

「姑且不提是不是順利,至少確實在往前進。換句話說,變得沒辦法往後退了」(147)

成人的世界必定和青年世界是迵然不同的呀!沒有所謂的夥伴,也沒有所謂的緊密情感,人生就是這樣無情的一直往前進了呀!但目的地到底在那呢?這是無人能事先知曉的吧! 在抵達死亡的終點前,又有誰能預知呢?

結束了名古屋的會面後,作到了芬蘭找黑妞,黑妞是和作談最久的一位,也是替作解答最多的疑惑,黑妞的人生像是以逃難的方式去到了芬蘭,因為白妞的病情日漸惡化直到黑妞再也無法承受,也許黑妞的變化是最少的也不一定,曾經不知道未來在那又有白妞病情加重壓力的她,直到有天進入了陶藝的世界後,才算是得到了心靈上的平靜,而日子也就在芬蘭如此定居下來了。

「就算你是空空的容器,那也不錯啊。就算是那樣,你也是非常漂亮、吸引人的容器。自己是什麼,其實這種事誰都不知道。你不覺得嗎?倒不如,你只要做一個形狀美麗的容器就好了。有人會想往裡面放什麼的那種,堅固而令人有好感的容器。」(306)

每個人在進入社會之後或是在團體之中,願意做的妥協程度不一,也許是像藍仔的部分妥協,也許是像紅仔做的大步讓步,抑或是黑妞在社會中找到自己適當的位置,不隨波逐流,但也有可能有人和白妞一樣無法承受團體瓦解的那一日而先行選擇了自我毀滅。

「在靈魂的最底部多崎作理解了。人心和人心不只是因調和而結合的。反倒是以傷和傷而深深結合。以痛和痛,以脆弱和脆弱,互相聯繫的。沒有不包含悲痛吶喊的平靜,沒有地面未流過血的赦免。沒有不歷經痛切喪失的包容。這是真正的調和的根底所擁有的東西。」(292)

成長,不如想像中的甜美,唯有誠實面對自己,才能找到最適當的位置。

 

 

創作者介紹

J小姐

Miss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