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博客來

 

柏格的觀看的方式點出了繪畫和攝影之間巧妙的關係,讀完整本書後,我才明白到,原來繪畫和攝影之間的關係是如此地接近,從古至今有數多的例子能說明兩者之間的關係有多密切; 而在21世紀所謂現代化的世界中,影像成為另一種語言表達方式,我也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週遭所提供的影像巨流的轟炸,而未仔細的觀看這些為數眾多的影像究竟表達了些什麼樣的訊息。
本書有趣的編排方式為,文字/影像的方式編排,單元與單元之間不互相衝突也無順序之分,讀者可依個人喜好選擇哪個單元開始閱讀。

編列為第一部分的文章談論了影像與複製,在進入攝影的時代之後,影像的擷取不再如同過往單純繪畫時期那麼地耗時,在過往繪畫被視為獨一無二的存在,每一幅的畫作都無法百分之百的完全相同,然而,在攝影的出現後,繪畫的獨特性即被取代,傳統畫作的影像開始被複製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存在。在編列在第五部分的文章同時指出,繪畫在過去同時表彰了財富、地位與權力之象徵。於過往的畫作中不難發現,畫中的人物有一部分的表象均為「達官貴人」,畫中表現的他們身著華麗,背景也搭配上適合畫中人物身份的景色,這些畫作的其中一個原因不外乎是向他人展現自己所擁有的財富與地位。

「現代的複製方法摧毀了藝術的權威,並把它-比較精確的說法是它的複製影像-從所有保護區裡搬出來。藝術影像成了曇花一現、隨處可見、虛幻脆弱、垂手可得、毫無價值、自由自在的東西,這是有史以來頭一遭。它們就像語言一樣充斥在我們四周。它們匯入了生活的主流,卻再也無法靠自己的力量影響我們的生活。」(41)

然而不同於過往,現今人人都能成為影像擷取者,影像的取得與保留不再如同過去的獨一無二且不易複製,複製的影像顯得廉價,不停地被轉載與發放,過去那「唯一」的特性已在進入數位時代後消失殆盡。

但是有趣的是數位影像仍是保留了財富與地位的象徵; 如今,不管使用的數十萬的數位相機或是數千元傻瓜數位相機,觀者雖然無法藉由影像本身得知影像擷取者的相機有多麼的昂貴,但在觀看影像內容時卻能夠推敲影像擷取者本身的財力; 假定一張照片展現出的內容為食物,則簡單可判斷影像擷取者的消費能力; 假定一張照片展現的內容為風景,同樣也能「猜測」影象擷取者的消費能力。會說是「猜測」是因為一張照片所呈現的方式是為影像擷取者的觀點,他如何看待特定的人事物,即將他的觀點呈現在照片上帶給第三方觀者,而觀者也有權力及自由去做不同的解讀; 因此在推論影像擷取者的「財力」之時,一張照片所顯現的只能知得其一不得其二,知道照片中的食物是為某一高級餐廳不代表為擷取者的「財力」能夠「時常」負擔得起如此的消費,很有可能是累積一段的財富後的結果,但這樣的照片的確如同過去繪畫般想像世人宣告「我所擁有的」的觀念,藉由影像,不論是繪畫或照片,來宣告/炫耀世人自己的財富與地位,這點到如今仍是存在於影像的背後意義。

編列為第三部分的文章談論了觀看與女性的關係,這個章節可以說是解答了我先前對於女性多愛自拍的疑惑。在進入所謂數位時代的現在其實不難發現,你我周遭總是最少會有一位女生特別喜歡將自己的照片傳到社群網站上,就算沒有這樣子的線上朋友,隨意地於社群網站中瀏覽幾個名人也不難發現,女性多出於男性喜歡將自己的照片供他人觀看。在此章節中,柏格點出了為何女性會不自覺得有這樣子的行為,他指出
「相反的,女性的社會風度說明了她是如何對待自己,以及界定別人該如何對待她,她的風度展露於她的姿勢、聲音、意見、談吐、打扮、品味和選擇的場合-事實上,她的一畫一動、一言一行,她能做的每一件事,都能為她的風度增色。這種風度簡直就像是從她這個人體內散發出來的,以致男性總傾向把女性的存在想像成某種幾乎看得到、聞得到或摸得到的揮發物,像是某種熱氣、香味或靈光。」(57)
這樣子的文化已維持了數百年,柏格於文中指出的例子中不難看出,女性被描繪的方式自古以來大同小異,同是被視為被觀看的物體,女性的存在是為了滿足男性觀看的慾望,從繪畫畫作到現今的影像自拍/外拍,都不難發覺,畫作/影像中的主角通常為女性居多,而且,通常赤裸。柏格於文中也解釋了赤裸和裸體之間的不同,「赤裸是做你自己。裸體是做他人觀賞的赤裸者,而且自己尚未意識到這點。」(66) 略觀柏格於文中舉出的例子,則可明白不論是現代影像或是過往的繪畫作品,其中的女主角的眼神是為一樣的。在經歷了數百年女性對抗男性的路上,女性仍似乎無法逃離過去文化的束縛,女性於影像中的眼神、肢體動作、與裸露都是為了滿足男性觀看與炫耀的元素。
「鏡子的真正功能,是讓女性成為共犯,和男人一樣,首先把她自己當成一種景觀。」(63)
這樣的現象於文中編列第七部分談論廣告之時也可看出,柏格提出數個廣告例子指出現今廣告仍運用/利用過往繪畫影像來組成現今的廣告
「事實上,廣告對油畫傳統的理解比大多數藝往史家還要徹底。它掌握到藝往作品與『觀看者-擁有者 』之間的奧妙關係,並試圖用同樣的方式來說服和討好『觀眾-購買者』」。(161)
在過去,繪畫即被視為財產的一種,一種財力的象徵,而如今廣告運用了「擁有」的特性,使用繪畫語言置入廣告之中,進而推銷產品,讓觀者相信「只要擁有了該項商品,我就能像廣告中的人物一樣」
女性於廣告中扮演的角色和繪畫中無異,同樣地能看到廣告中的女性以其眼神與肢體滿足觀者的慾望,同時也告訴觀者,只要你購買該項產品,你就能和我一樣的訊息。
「廣告操弄的焦慮是一種恐懼: 一無所有就一無所是的恐懼。」(170)

 

 

本文同步發表於aNobii

創作者介紹

J小姐

Miss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