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059  

如果說要用一句話來總結寶藏巖生活第二日的話,大概會是: 遺忘很多但吃很飽的一日。

其實昨晚應該要很累躺下直接睡著的,但因為是個新環境,所以似乎是因為不習慣而久久無法入睡,整個晚上是睡睡醒醒的,無法好好的睡上一覺; 然而,即使如此差的睡眠狀況,也是在早上7點多8點就醒來了,當下心裡想著「今天好多事要完成呀」這樣,但身體真的好累,真正離開床的時間是早上9點左右,一早起床就趕緊處理展覽明信片和海報的印刷工作,但因為是第一次請卡之屋來列印,整個系統完全不熟,花了不少的時間「好像」才弄懂了怎麼將檔案上傳,處理完後又是快快出門準備前往工作室開始整個下午的沖洗照片工作。

不過,果然是遺忘日,抵達工作室後發現自己忘了帶先前沖好的底片(所以是想要沖啥鬼照片),然後,雖然帶了還沒沖的底片,但忘了帶隨身碟,所以又要請工作室的夥伴幫忙燒一片來; 接著開始沖照片工作,因為今天沖的照片是使用電影底片拍的,所以整個色調都偏冷,本人是第二次沖洗彩色照片,今日深深覺得自己大概是色盲且有色彩錯亂症,所以不管怎麼沖,沖出來的不是像是藍色就像是紫色一樣的顏色,浪費掉無數張試條紙之後,趕快向老師求救,之後才發現,自己所做的設定完全讓顏色互相抵銷掉,也就是說,有調等於沒調,這樣,難怪同一張照片我一直鬼打牆似的沖出一樣不正確的顏色。

平常到工作室的時間都是在週日,因為週日要搬家,所以才會在今天到工作室沖照片,今天的工作室很熱鬧,有幾個年輕的孩子,在暗房裡每個人看到的都有限,眼睛看不到,那麼嘴巴就沒閒著,有個小妹妹不停地和自己的朋友講話,他們兩個的聊天內容,聊到我都快要知道她的每日生活了!

但平常的暗房都很安靜,一個人的時候,安靜到我都能聽到藥水的聲音像是海浪的聲音一樣,這樣讓我想到上個星期看的電影,盲,在戲裡女主角是看不見的,於是她常常幻想自己的先生在外出時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有著什麼樣的故事,一個人在暗房裡沖照片的時候,也很容易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尤其是沖彩色照片時,燈光非常的昏暗,常常在剛關燈時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的,要給眼睛一點時間才能適應那樣子昏暗的光線,在稍微看的到一點東西之後,也無法不撞到東西自由的前進,常常需要靠身體的知覺,用觸摸來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些什麼,而腦袋裡則是能幻想各式各樣的事情。

開始在暗房沖照片後,覺得自己有個行為很有趣,在捲底片時眼睛也是看不太到什麼東西的,而這種時候,如果有開燈的話,我的眼神應該是會往前方看去,而非看著我手上的底片,有時候會刻意往自己手中底片的方向望去,但又因為看不到東西,也不知道自己能望向些什麼,最後還是只得靠著觸覺來知道自己目前的進度了。

而後,在約3點多的時候接到印刷廠的電話,說,檔案格式不對,果不其然,早上在上傳時就對於系統摸不著頭緒,下午電話就來了,也許算是件好事吧,這間印刷廠每天都有在處理客戶的件,不會上傳了好幾日才開始進行,只是,印刷的工作又得要延後一天才能進行了。

最後,因為晚上仍有個飯局只好在挫折的沖了兩張彩色照片後離去,見到了朋友開始的聊著彼此的生活,最後她的一句話,讓我知道,我又忘了,忘了帶她的東西給她.............

只能說,今日忘性強,但卻沒忘了吃飯。

寶藏巖浪漫藝術家生活第二日仍是宣告失敗。

 

創作者介紹

J小姐

Miss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